字節跳動八連罰 區塊鏈+版權或讓盜版無處遁形

1月4日,一則<字節跳動公司被文化執法部門連罰八次 一半罰單因盜播或盜版>的消息火爆全網。

根據第一財經報導,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遭連續8個行政處罰。北京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官網顯示字節跳動被該部門連續8次予以行政處罰,罰款總金額460,500元。這8次行政處罰中有4次的原因為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去複製、發行、表演、放映、廣播、彙編、通過資訊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

這讓我們回想到十三年前,耗時三年投資數億的電影《無極》遭遇滑鐵盧,而一部惡搞《無極》的網路短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卻一炮走紅。陳凱歌怒言相斥:「人不能無恥到這種地步!。」新京報反唇相譏:「人不能無趣到這樣的地步。」

那一年,互聯網在中國方興未艾,版權這個話題,第一次成為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今天,自媒體發展如火如荼,版權又一次闖入我們的視野之中。

 <去中心化>維護內容版權 

版權的定義,是在進入數位化時代後有了更多的擴充。除了傳統的複製權、發行權、資訊網絡傳播權,數字版權還增加了包括未經作者允許其他人不得隨意接觸作品的接觸權,集傳播權、 放映權、資訊網絡傳播權於一體的公共傳播權,以及包括改編、翻譯、注釋行為在內的演繹權。

在現有的版權維護 — 特別是數字版權中,保護領域存在登記確權、調查取證手段匱乏等問題。而在交易領域,數字版權也沒有因為數位化、網路化而變得更透明、更公平。正因此,數字版權,一直是區塊鏈落地的<香餑餑>。它有著天然的優勢:原生就線上,不存在線上線下自有閉環。

面對現在內容版權廣為詬病的<非公平、不透明>,區塊鏈可以讓更多人,包括多方面的內容生產者瞭解到作品的權利擁有、變更情況等。而區塊鏈的鏈上確認版權成本低,可以節省大量的人力、物力、運營成本。同時其廣播至所有節點的效率高,幾乎即時,進一步簡化了線下版權確認的流程。

在完成版權的確認權後,最終要走向的依然是版權的交易。

在區塊鏈中,通過進入一系列智能合約,用戶可以購買自己需要的版權作品,智能合約將其設置為直接向版權所有人自動支付。而一旦有用戶將內容分享給其他人,這種分享行為產生的付費收益,也會有相應的智能合約進行利益分配。

通過智能合約,版權交易可以形成良好的閉環,規避了第三方參與可能存在的各項弊端,在保證數字版權交易的公平透明同時,改變了內容生產者以往弱勢的<被割>局面。

巨頭爭相佈局版權保護+區塊鏈 

目前,區塊鏈的知識產權保護實踐之路已經開啟。

2018年3月,阿里音樂就與Merlin(獨立音樂數字版權代理機構)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阿里音樂公開宣佈:希望通過AI和區塊鏈技術,為獨立音樂公司、音樂人及音樂作品的合法權益提供全方位保護。

同年4月,百度「下血本」研發上線新平臺<圖騰>,通過官方曝光的這一區塊鏈產品<圖騰>,應用自研區塊鏈版權登記網路,從抓取每張原創圖片生成版權DNA,達到原創版權保護,形成一個良性迴圈過程。

此外,國外的Monegraph、Colu、Blockai、SingularDTV,以及國內的<億書>、<紙貴>等創業團隊均以區塊鏈版權為主攻方向。資本市場也開始對區塊鏈創業專案表現出積極回應。網上維權平臺維權騎士獲得千萬元級Pre-A輪融資,<版映科技>獲得來自高德地圖創始人成從武的數千萬元首輪融資,紙貴版權半年內完成天使輪和Pre-A輪融資。

區塊鏈+版權保護依舊前路漫漫 

最後應當明確的是版權登記不等於版權保護,如果不能夠及時地識別和發現侵權行為,那麼登記的版權不過是一張白紙。不幸的是,區塊鏈在這方面並不能提供太大的幫助。也就是說 「它可以記錄版權,但離保護原創有點遠。」

中國報業版權服務中心主任嶽占峰就曾表示,區塊鏈應用在版權領域主要幫助解決版權確權和版權內容價值流通環節多、效率低的問題。目前的區塊鏈版權確認應用主要還是在技術存證方面,並未取得國家版權登記機構的完全認可,均非真正意義上的版權登記。

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為版權登記方法的變革帶來了一絲曙光,然而區塊鏈自身的局限性和版權領域的現狀也讓發展之路荊棘重重。而版權登記不過是版權保護中的一個組成部分,要版權保護真正落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原文:轉載自  https://www.lieyuncj.com/p/6351

 

亞洲官網:https://www.SingularDTV.asia

海外官網:  https://www.SingularDTV.com

社群:

Twitter | | 香港版Facebook |國際版Facebook | LinkedIn | Slack | Reddit | 微博: singulardtvCN | Discord | Telegram

#區塊鏈#  #區塊鏈應用#  #以太坊#  #singulardtv# 

WordPress Lightbox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