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至今的加密貨幣寒冬史

2017年是加密貨幣圈史詩般的增長時期。對於SingularDTV(很快將在2019年第一季度進行品牌重塑),這是一個大規模擴張的時期。我們的團隊大部分都在這次擴建期間登陸的,很多人都是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圈的新手。我有時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每個人都知道SingularDTV豐富多彩的歷史以及我們之前經歷過的看似「世界末日」的市場週期。對於沒有經驗的人來說,過山車的週期可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重要的是要了解隱患圈的週期:一次又一次無休止的擴張和收縮,擴張和收縮。SingularDTV也經歷了一些收縮,我們面臨著不止一次未開始就可能結束的任務挑戰。

 

2014  –  2016年比特幣嚴冬

當聯合創始人Kim和我在2013年開始關注去中心化的力量時,加密貨幣已經蓬勃發展。想解我們的靈感來自何處,請閱讀「以太坊至去中心化的過程:從DAO到CODE」。

從2013年8月到12月,我們看到比特幣從底於100美元飆升至超過1,100美元。有無數可疑和不受管制的網站突然出現, 務求讓你的傳統貨幣轉換為比特幣。 Mt. Gox是迄今行業領導者,在全球推廣比特幣,一手帶動了2013年的繁榮。他們處理了70%的比特幣交易。沒人知道的是, Mt. Gox基本上是一個法國人 – 馬克·卡佩萊斯 – 就坐在日本澀谷的一個小辦公室裡,在推出比特幣時,進帳了數億美元到他的個人銀行賬戶。問題出在哪裡?毋庸置疑,Mt. Gox宣告失敗,因為他已經損失了超過750,000比特幣,相等於價值約4.75億美元(今天約為38億美元)。這次災難使整個加密貨幣圈和比特幣崩潰。

比特幣的嚴冬在2014年初開始並持續到2016年。對於Kim和我來說,我們使用區塊鏈將知識產權嵌入數據容器 – 現稱為「代幣」 – 的目標才剛剛開始。在2014年春天,是開始執行這項任務最不利的時期。因為Mt. Gox,使每個人都確定比特幣是騙局。當時沒有人在主流媒體中談論「區塊鏈」。唯一談論區塊鏈的人是去中心化的核心探索者。

事情也變得更加不穩定。美國當局在媒體高調報導下將The Silk Road和BitInstant的創辦人判刑。我親眼目睹了紐約市法院的這些活動,法院距離我住的地方只相隔數里。

外界清楚知道,這個加密貨幣圈是一個騙局,一個龐氏騙局,不受限制的麻煩製造者。回顧那些時候,如果我是一個比特幣極端主義者,在比特幣冬倖存下來將是非常艱鉅的。但對於我們來說,一個剛剛起步的小型企業SingularDTV, 我們從未動搖過我們的信念,區塊鏈是我們唯一的解決方案。

 

認識以太坊

 2013年底,我認識了Vitalik Buterin,他當時開始傳播以太坊的想法。在2014年,我們嘗試將不同網際網路通訊協定嵌入比特幣及其他數據容器中,但最終全部失敗了,顯然,以太坊是我們唯一的希望。我們想將區塊鏈的承諾應用於幾乎任何東西,而不僅僅是數字貨幣。如果不是以太坊,那麼比特幣的寒冬就會難以承受。

2014年,Kim和我遇到到了Joe Lubin。那時他正在時代廣場的一個共用辦公室里工作。 以太坊剛剛完成了眾籌,籌集了1500萬美元的比特幣。當我們和Joe坐在一起,很明顯他處於一個更高的位置。他說話的方式,他的用詞,散發了對去中心化的開明和精細的理解。他比我更早認識以太坊,我知道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我們向他提出了想法,他說:「讓我們開始做吧。」會議結束後我還未回過神來。一年來持續與負面和不友善的人接觸,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個合作夥伴。

以太坊的基礎協議於大約一年後的2015年發布。當以太幣推出時,它的值價少於1仙美元。 六個月後的2016年第二季度,它已經過了20美元。

 

The DAO災難

2016年初,推出了一項富有遠見且大膽的項目—DAO。以太幣的價格上漲,很大程度上歸功於DAO的熱潮。對於那些不了解區塊鏈歷史記錄的人,請在谷歌搜索有關DAO內容並閱讀。 這是一篇引人入勝的文章。

簡而言之,一些有膽量的技術人員 — Stephan Tual,Simon和Christoph Jentzsch — 發起了第一個去中心化自主組織(DAO),第一個由以太坊區塊鏈提供支持的實體。它的任務是通過銷售DAO代幣來提升以太幣,並利用該以太幣,投資有助於以太坊生態系統發展的項目。相對地,買家除了受益於DAO代幣價值的上升,也參與在新型的治理體系當中。 DAO代幣允許持有人投票決定投資哪些項目。理論上,這種新型的集體、蜂群思維式企業結構,讓代幣持有者在決定DAO未來時發聲。這是一個迷人的案例,最終促進了以太坊和區塊鏈的發展。

DAO的運營商認為,他們只是籌集了幾百萬美元的以太幣。他們不知道或預計不到DAO將會轟動國際,並帶來1千1百50萬以太幣,佔當時總以太幣供應量的16%,價值超過1.5億美元。不久之後,ConsenSys和其他地方的技術人員開始發出警報,因為他們發現了DAO智能合約編碼和架構中的漏洞。

鑑於早前幣圈失敗的情況,DAO的失誤可能導致以太坊在有機會在開始前就結束了。失敗可能意味著美國監管機構迅速採取行動,最終阻止幣圈的混亂及所有不受管制的實驗。

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圈直到這個時間點,在媒體和世界的眼中從未有過「成功」。全都是恐懼,不確定和懷疑。這都是騙局。我們在娛樂行業認識的每個人都認為我們瘋了。

記得在ConsenSys辦公室的那一天,計劃編寫一篇文章提醒業界有關DAO出現漏洞的事宜,希望能夠讓開發人員和社區團結起來。該論文「呼籲暫停DAO」,由幣圈創業家Dino Mark,以太坊基金會研究員Vlad Zamfir和Cornell Emin Gun Sirer教授撰寫。該論文發表後……

幾週後DAO終於被黑了。據推測,黑客是根據文章內容作為攻擊的藍圖。 那天早上我被電子郵件,短信和電話驚醒。這些黑客從DAO合同中抽走了數百萬美元的以太幣。一切都崩潰了。以太幣的價格和加密貨幣圈崩潰了。隨之而來的是混亂。你意會DAO鬆懈了,所有經理都受重責。

在那段時間裡,我們 – SingularDTV- 正在開發自已的智能合約系統,為SNGLS代幣化生態系統提供支持。我們將2016年6月定位為我們的發布日期,但隨著DAO的崩潰,我們的發布計劃需要取消。這感覺就像SingularDTV在開始之前已終結。這是一個令人沮喪的時刻。

時間可以治愈所有創傷? 幣圈需要時間來處理DAO災難。我們需要與該事件保持一定距離,並集中精力在整個幣圈中傳播我們的藝術家權力自主的訊息。 隨之而來的是確保我們的SNGLS智能合約系統難以穿透,這是必須及艱鉅的過程。我們當時擁有地球上最好的3個開發人員:Milad Mostavi,Joseph Chow和Stefan George。我們進行了內部審核,第三方審核,詳盡的測試網絡程序和多個發挖錯誤的獎賞活動。 SingularDTV是自DAO以來規模最大的發布項目,我們需要做得正確及不能失敗。

 

打破了不變的承諾

我對區塊鏈的入門級解釋很簡單,「一個透明、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記賬本。它是透明的,因為世界各地的每個人都可以查看相同的交易記錄。 它是不可變的,因為你無法更改該交易歷史。它是分散的,因為世界上每個人都被邀請參與。」

最令我興奮的是去中心化的特性。世界上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可以是這開創性用戶並從中受益,在公平均等的競爭環境中,可以找尋方法來「改變阻礙你的事」。透明度在娛樂業中,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概念。 對於整個行業,這是難以改變的。 我們知道透明度高的會計會讓行業發生巨大變化。但是「不變承諾」即將被打破。

DAO崩潰所帶來的問題是區塊鏈的不變性。您可以將以太坊還原到DAO被黑客攻擊之前。基本上可以將所有被盜資金還原。但要實現這一點,必須打破區塊鏈對不變性的承諾。

緊接而來的是一場辯論,雙方分了純粹主義者和實踐主義者兩群人。根據我的估計,實用主義者佔95%,並且他們贏了,決定「還原」區塊鏈鏈並將被盜資金送回被攻擊前的地方。這催生了ETC — 但這是另一個故事。這一決定拯救了整個以太坊以及區塊鏈體系,顯示了由技術和社群進行決策和主導,比傳統體系更快、更好。 要了解更多信息,請閱讀「為什麼DAO崩潰,卻鞏固了以太坊在我心中的信仰」。

這些事件告訴我,在區塊鏈中可能沒有「絕對」。 這些年來,我觀察到很以「速度」和「優化」為旗號,把區塊鏈的好處廢除了,連透明度和去中心化的核心特性都被混淆或抹煞了。

 

SingularDTV的發布和另一次挫折

最後,我們看到了啟動SNGLS代幣化生態系統的機會。 在2016年10月2日,我們在15分鐘內啟動並實現了我們的目標。

可惜不久之後,出現了另一個“世界末日”的情景。 市場再次崩潰。 以太幣陷入困境,就像DAO災難發生時一樣糟糕。 讓我們再次經歷開始之前便 面對失敗。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以太坊的嚴冬會出現在,這與兩年前比特幣的情況類似。一般認為DAO打破了人們對區塊鏈的信心,而且難以重拾信心。 我確信不然。 我們相信技術,並感謝Joe Lubin,Andrew Keys和ConsenSys的許多人員, 使世界各地的企業和人們都注意到並且相信以太坊。 我們知道 以太幣 及加密貨幣的飆升只是時間問題。

這飆升發生在五個月後的2017年2月底。

 

加密貨幣的升勢已經完結了

我為所有在2017年期間知道區塊鍊和加密貨幣圈的新人寫了這篇文章。 希望本文可以為新手提供一些背景知識,讓他們了解現在價格崩潰只是區塊鏈的自然 及正常循環,是創造過程中的自然循環。 膨脹,收縮,膨脹再收縮,一遍又一遍。 總而言之,我們已多次經歷這樣的局面。 我們遇到了更多危險的領域,面臨著區塊鏈在開始之前可能已經結束的局面。

錢已經賺了。 已經發生過上升1000倍。 我們不會再看到這種情況。 現在,這都是關於技術的發展 

最近的“加密貨幣崩潰”並不需要擔心,反而只要接受。 區塊鏈的開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 對於SingularDTV(很快將在2019年第一季度進行品牌重塑),這些收縮使我們變得更強大,更專注,更具體地實現我們去中心化娛樂業的使命。

當我訪問加密貨幣圈的各個討論區和其他社交媒體平台時,它們讓我想起2016年的情況。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更多關於技術的討論,少了很多狂熱的投機者討論。

現在是重建去中心化的最佳時機。 2019年將是召集以太坊信徒的最佳時機。我們 –  SingularDTV–將在2019年推出幾項重要的項目,我們期待與世界分享。 對於我們來說,在“不確定性”的這些時期,我們確信,並繼續做我們一直做的事情,沒有炒作,只努力建構我們的平台。

 

以太坊,現在比以往更適合

毫無疑問,我是以太坊的極端主義者。 因為我的區塊鏈經歷以及我參與其中的內容。 追求公有鍊是為了人民的一個崇高目標。

私有鏈的本質是中心化主義。 我稱以優化和加速而犧牲去中心化的協議為 私有鏈。 這些優化只是短期的,並且隨著縮放工作的發展,將在未來幾年變得過時。

這種關於研究的擴展和技術開發,將把人類帶入下一個“技術革命”的偉大時代。 除了縮放和鈾心之外的任何其他工作都是次要的。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私有鏈 被指責為炒作和個人崇拜,他們依靠提供短期滿足感,但會導致與現在巨型結構存的誤用功率的相同潛在 危險。 ConsenSys對集中式區塊鏈結構進行了有趣的分析,並發表了以下論文“EOS:結構,性能和經濟分析”。

私有鏈僅為公司和企業集團帶來區塊鏈開發階段。 協議可以 裝扮並稱為區塊鏈,然後通過中心化後台操作,權力仍然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

嘿,我明白了,集中化使得高層,節目制作,構建東西的一群,感覺更安全。 我在作為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時也有同感。 但我們都是的產物,並一直處於中化的環境。 那是在改變。

比特幣是挑起人們對加密貨幣價值的認知。 第一次最嚴格的測試,它給了人們藉口利用區塊鏈於投資,並没有錯過什麼賺錢機會,但是以太坊給人們信念 ,一個去中心化的未來,一個不受少數人控制,團結和包容的世界。

 

SingularDTV的發布和另一次挫折

最後,我們看到了啟動SNGLS代幣化生態系統的機會。 在2016年10月2日,我們在15分鐘內啟動並實現了我們的目標。

可惜不久之後,出現了另一個“世界末日”的情景。 市場再次崩潰。 以太幣陷入困境,就像DAO災難發生時一樣糟糕。 讓我們再次經歷開始之前便 面對失敗。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以太坊的嚴冬會出現在,這與兩年前比特幣的情況類似。一般認為DAO打破了人們對區塊鏈的信心,而且難以重拾信心。 我確信不然。 我們相信技術,並感謝Joe Lubin,Andrew Keys和ConsenSys的許多人員, 使世界各地的企業和人們都注意到並且相信以太坊。 我們知道 以太幣 及加密貨幣的飆升只是時間問題。

這飆升發生在五個月後的2017年2月底。

 

加密貨幣的升勢已經完結了

我為所有在2017年期間知道區塊鍊和加密貨幣圈的新人寫了這篇文章。 希望本文可以為新手提供一些背景知識,讓他們了解現在價格崩潰只是區塊鏈的自然 及正常循環,是創造過程中的自然循環。 膨脹,收縮,膨脹再收縮,一遍又一遍。 總而言之,我們已多次經歷這樣的局面。 我們遇到了更多危險的領域,面臨著區塊鏈在開始之前可能已經結束的局面。

錢已經賺了。 已經發生過上升1000倍。 我們不會再看到這種情況。 現在,這都是關於技術的發展 

最近的“加密貨幣崩潰”並不需要擔心,反而只要接受。 區塊鏈的開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 對於SingularDTV(很快將在2019年第一季度進行品牌重塑),這些收縮使我們變得更強大,更專注,更具體地實現我們去中心化娛樂業的使命。

當我訪問加密貨幣圈的各個討論區和其他社交媒體平台時,它們讓我想起2016年的情況。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更多關於技術的討論,少了很多狂熱的投機者討論。

現在是重建去中心化的最佳時機。 2019年將是召集以太坊信徒的最佳時機。我們 –  SingularDTV–將在2019年推出幾項重要的項目,我們期待與世界分享。 對於我們來說,在“不確定性”的這些時期,我們確信,並繼續做我們一直做的事情,沒有炒作,只努力建構我們的平台。

 

以太坊,現在比以往更適合 

毫無疑問,我是以太坊的極端主義者。 因為我的區塊鏈經歷以及我參與其中的內容。 追求公有鍊是為了人民的一個崇高目標。

私有鏈的本質是中心化主義。 我稱以優化和加速而犧牲去中心化的協議為 私有鏈。 這些優化只是短期的,並且隨著縮放工作的發展,將在未來幾年變得過時。

這種關於研究的擴展和技術開發,將把人類帶入下一個“技術革命”的偉大時代。 除了縮放和鈾心之外的任何其他工作都是次要的。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私有鏈 被指責為炒作和個人崇拜,他們依靠提供短期滿足感,但會導致與現在巨型結構存的誤用功率的相同潛在 危險。 ConsenSys對集中式區塊鏈結構進行了有趣的分析,並發表了以下論文“EOS:結構,性能和經濟分析”。

私有鏈僅為公司和企業集團帶來區塊鏈開發階段。 協議可以 裝扮並稱為區塊鏈,然後通過中心化後台操作,權力仍然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

嘿,我明白了,集中化使得高層,節目制作,構建東西的一群,感覺更安全。 我在作為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時也有同感。 但我們都是的產物,並一直處於中化的環境。 那是在改變。

比特幣是挑起人們對加密貨幣價值的認知。 第一次最嚴格的測試,它給了人們藉口利用區塊鏈於投資,並没有錯過什麼賺錢機會,但是以太坊給人們信念 ,一個去中心化的未來,一個不受少數人控制,團結和包容的世界。

 

SingularDTV首席執行官Zach LeBea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AZ6PYUbJsM&feature=youtu.be

 

亞洲官網:https://www.SingularDTV.asia

海外官網:  https://www.SingularDTV.com

社群:

Twitter | 國際版Facebook | LinkedIn | Slack | Reddit

微博: singulardtvCN | 香港版Facebook | Discord

Telegram

#區塊鏈#  #區塊鏈應用#  #比特幣#  #2017年艾美獎#  #以太坊#  #singulardtv#

WordPress Lightbox Plugin